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公望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关于《富春山居图卷》--著 录

2012-07-19 14:20:13 来源:《中国名画家全集---黄公望》作者:
A-A+

  谨案《清河书画舫》谓:“黄子久《富春山图》,今在宜兴吴氏,后有李贞伯,沈启南二跋。”此卷止有沈跋。又按张庚《图画见闻志》:“董文敏尝语王奉常云:‘子久画冠元四家,而生平最合作莫如富春山卷,神韵超逸,体备众法,脱化浑融,不落畦径,诚为艺林飞仙,迥出尘埃之外者也。’”为按图考之:其峰峦则有似营丘者,有似贯道者;林木则有似黄鹤者,有似云林者,所谓体备众法也;其皴擦之长披大抹,似疏而实,似慢而紧,得北苑法外之神,所谓脱化浑融也;其位置之平淡浅近,若人人能之,而实无能之者,所谓不落畦径也;其水晕墨彰,不设色而使墨自具五采者,所谓神韵超逸也。文敏诚善言者矣。

  ——清•胡敬:《西清记》

  世传《富春山居图》为黄子久画卷之冠,昨年得其所为《山居图》者,有董香光鉴跋,时方谓《富春图》别一卷,屡题寄意,后于沈德潜文中,知其流落人间,庶几一遇为快。丙寅冬,或以书画求售,多名贤真迹,则此卷在焉。上有沈文王邹董五跋,德潜所见者是也,因以二卷并观,始悟旧藏即《富春山居》真迹,其题签偶遗“富春”二字,向之拟为两图者实误甚矣。鉴别之难也,至董跋两卷,一字不易,而此图笔尤弱,其为赝鼎无疑。惟画格秀润可喜,亦如双钩下真迹一等,不妨并存。因并所售以二千金留之。俟续入《石渠宝笈》,因为辨说,识诸旧卷,而其颠末于此,俾知予市骏雅怀,不同于侈收藏之富者,适成叶公之好耳。乾隆御识,臣梁诗正奉敕敬书。

  ——清•《石渠宝笈三编》

  越明年丙寅,安氏家中落,将出所藏古人旧迹求售于人。持《富春山居卷》并羲之《袁生帖》、苏轼二赋、韩干马、米友仁《潇湘》等图,共若干种以示大学士傅恒。傅恒曰:“是物也,饥不可食,寒不可衣,将安用之。”居少间,恒举以告朕,朕谓或者汝勿识耳,试将以来,剪烛粗观,则居然黄子久《富春山居图》也,五跋与德潜文吻合。……丙寅长至后一日,重华宫御(乾隆)识并书。

  ——清•《石渠宝笈初编》

  子久《富春山卷》,全宗董源,间以高米,凡云林、叔明、仲圭,诸法皆备。凡十数峰,一峰一状;数百树,一树一态,雄秀苍莽,变化极矣。与今世传迭石、重台、枯搓、丛杂、短皴、横点,规模迥异。予香山翁有摹本,略得大意。衣白邹先生有拓本,半园唐氏有油素本,庶几不失丘壑位置,然终不若一见姑射仙人真面目,使凡尘顿尽也。此卷已入秦藏,不可得观,时无狗盗之雄,不禁三叹。

  石谷子凡三临《富春图》矣,前十余年,曾为半园唐氏摹长卷,时犹为古人法度所束,未得游行自在。最后为笪江上借唐氏本再摹,遂有弹丸脱手之势。娄东王奉常闻而叹之,属石谷再摹,余皆得见之,盖其运笔时精神与古人相洽,略借粉本而洗发自己胸中灵气,故信笔取之,不滞于思,不失于法,适合自然,直可与之并传,追踪先匠,何止下真迹一等。予友阳羡三梧阁潘氏,将属石谷再临,以此卷本阳羡名迹,欲因王山人复还旧观也。从此《富春副本》共有五卷,纵收藏家复有如云起楼主人吴孝廉之癖者,亦无忧火劫矣。因识此以为《富春图》幸。

  阳羡周颖侯氏,与云起楼吴问卿昵好,曾以千金玩具抵吴,借临未竟还之,火后乃从吴氏更索残本足成,恒自夸诩,一峰“富春”真迹已残,惟摹本独完,人人谓得见周氏本可想全图之胜。虞山王子石谷过毗邻,将为江上御史摹此,欲从阳羡借周氏本观其起手一段,不可得却。后一载,石谷适携客岁所临卷与余同游阳羡,因得见周氏摹本,其笔墨真如小儿涂鸦,足发一大笑,急取对观起手一段,与残本无异,始知周氏诞妄,真自欺欺人者耳;且大书卷尾,自谓痴翁后身。又自称笔墨有不及痴翁处,有痴翁不及处。真醯鸡斥,蠡海井天之别,可怪可哀也。

  吴问卿生平所爱玩者有二卷:一为《智永千文真迹》,一为《富春图》,将以为殉,弥留为文,祭二卷,先一日焚《千文真迹》,自临以视其烬,诘朝焚《富春图》,祭酒面付火,火炽辄还卧内,其从子吴静安疾趋焚所,起红炉而出之,焚其起首一段。余因问卿从子问其起手处,写城楼睥睨一角,却作平沙秃峰,为之极苍莽之致。平沙盖写富春江口出钱塘景色也。自平沙五尺余以后,方起峰峦坡石。今所焚者,平沙五尺余耳。他日当与石谷渡钱塘,抵富春江,上严陵滩,一观痴翁真本,更属石谷补平沙一段,使墨苑传为胜事也。

  ——清•恽格:《瓯香馆画跋》

  大痴晚年归富阳,写《富春山卷》,笔法游戏如草篆,传闻有二本,不知其详。一被好事者拳拳宝爱,不离于手,迨将终时授之于火,旁人亟取,已烧卷首尺余矣。予在广陵所临者,烬余本也。归而质之太原奉常公,公有石田背临一卷,即将勘对,山川树石,毫无遗失,但石田之设形,乃其本色也。卷尾跋云:“痴翁本,向余所藏请题于人,被其子乾没,而后出售,贫不能归,叹息背临而已。……”

  ——清•吴历:《墨井画跋》

  《剩山图》者,盖黄大痴先生所作《富春图》前一段也。自《富春图》出,脍炙天下人口,久推为名家第一。向为宜兴吴子问卿氏珍藏,顺治庚寅,问卿且死,爱不能割,直焚以为殉,其从子子文,不忍以名物遽烬之劫灰,遂乘其乱,旋投以他册易出之,而已焚去其十之三四矣。是此图不能复为全璧,题之曰“剩山”,悲夫!然犹幸其结构完全,俨然富春山在望。其后段所存者,亦尚有延袤数纸,然仅属矣。

  ——清•王廷宾:《题剩山图》

  《富春山图卷》为子久名卷,经兵火失其半,所存者归泰州季氏,丁酉余得见于白下,因摹仿此卷。又闻有全幅临本在吴门,记访之,青溪道人揆。

  己酉冬十一月,予往泰兴观季氏收藏。《富春》去其卷首仅二尺许耳,精采如故,诚子久逸品也。其题款亦标致可喜。尤物洵有神护,此当为季物冠军。余展玩数日,后至维扬见卷首在观察王廷宾师臣家,火迹犹存,中有补缀二处,反为累,不若听其残缺,不害为“富春图”也。清溪又记。

  ——清•程正揆:《自题仿富春山图》

  此卷原有六纸,纸长三丈六尺,曩为藏卷主人宜兴吴问卿病笃焚以殉。其从侄子文,俟问卿目稍他顾,将别卷从火中易出,已烧焦前段四尺余矣。今将前烧焦一纸揭下,仍五纸,长三丈,为丹阳张范吾所得,乃冢宰幸甬先生长君也,聪颖悟通诸技艺,性率真,好收古玩字画,无钱即典田宅以为常。予于壬辰五月二十四日,偕庄淡庵往谒借观,虽日西落,犹不忍释手。其图揭下烧焦纸,尚存尺五六寸,而山水一丘一壑之景,全不似裁切者。今为余所得,名为《剩山图》。

  ——清•吴其贞:《书画记》

  子久《富春山居》一图,前后摹本,何止什百,要皆各得其妙,惟董思翁模者,绝不似而极似,一如模本《兰亭序》,“定武”为上。

  ——清•方薰:《山静居画论》

  大痴《富春山图》有二本,其一为《富春大岭图》,一为《富春山居图》。《大岭图》未见。《山居图》即吴问卿所藏,病剧欲以为殉,家人自火中夺出者。卷首有焦灼痕,虽微瑕,亦艺术佳话也。余曾见于太仓陆时化听松阁中,属蓬心太守为摹一卷,久为好事者攫去,如云烟过眼矣。

  ——清•钱杜:《松壶画忆》

  卷白纹色纸本,高一尺,长一丈八尺,六接,钤缝有吴之矩印,之矩问卿名也。卷首焰痕宛然,盖问卿没,其家欲焚以殉,从烟燎中救免,留此痕,宛然焦尾也。

  ——清•吴升:《大观录》

  《富春山居图》,纸本,高一尺余,长一丈二尺,凡六接,具有吴之矩钤印,幅中有扬州季氏藏印。

  ——清•安岐:《墨缘汇观》

  吴墨井《画跋》,自纪在广陵临黄大痴《富春山卷》烬余本,谓大痴此卷有二本,一不知其详,一被好事者宝爱不离手,迨将终,投之火,旁人亟取,已烧卷首尺余,即所临本也。昔见《书画壮观录》,记子久《富春山图》,向在宜兴孝廉吴问卿处,作“富春轩”以藏之,临终,烧诸珍玩,族人易以他卷,前卷烧毁,截取数尺,乃知墨井所云好事者为吴问卿,然犹未悉问卿颠末。及读陈其年《湖海楼集》感旧绝句,中有《吴孝廉问卿》一首,注曰:“孝廉名洪裕,余姑夫也。祖达可,父正志,皆万历间名公卿,孝廉甫成童,即登丁卯贤书,貂蝉戟,甲于吾邑。家蓄法书名画,下及酒茗,斑驳陆离,无非唐宋时物。城中别墅,曰‘云起楼’,极亭台池沼之胜。面水架一轩,藏元人黄子久《富春图》于内,邹臣虎先生额曰‘富春轩’。郭外园林名‘南岳山房’,绕园种梅花千余树,花时,孝廉辄携至,巡绕花下,一树浮一大白,醉即陶然花下卧。无子,死之日,舍‘南岳书房’为‘枫隐寺’。”于是始知吴问卿生平事迹。然观其因无子舍园为寺,则烧诸珍玩及《富春图卷》,亦必有此事,惜近于愤激所为。若以分赠同好之友,则既全名迹,无愧达观矣。

  ——清•叶廷:《欧波渔话》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公望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